用戶登陸

沒有賬號?立即注冊

疫情下的餐廳員工:兩個月沒上班,餐飲人的奔潰是無聲的

來源: 職業餐飲網 旖旎 2020-03-29 16:34

疫情期間,我們看了很多餐飲老板的發聲,而餐飲業更多的服務員、廚師、廚師長、店長、高管等一線從業人員,卻一直被我們淡忘在視線背后:

有人因為封城被困,無家可歸;

有人兩月不發工資,生活壓力太大想轉行;

有人馬不停蹄連軸轉,想讓餐廳馬上度過這道坎兒……

受疫情影響,除了餐飲老板們日子難過,一線的他們,其實更難熬,近期我們采訪了一批餐飲人,了解了一下疫情中他們的真實狀況。

剛做半年服務員的曉蘭(化名):

“只發200塊工資,沒啥學歷,想跳槽沒地方去”

曉蘭在內蒙古小縣城的餐館做服務員半年了,每天兩班倒,晚的時候十一點還有客人在吃飯,雖然辛苦,但對于沒學歷的她來說,服務員門檻低,至少收入還行。

本來大年三十還要上班,但是疫情原因,她就放假在家了,餐廳原來有8個員工,現在她和其他三個人在家待崗,本想著十天半個月就過去了,但是沒想到,她一待就是兩個月,補助性的工資只有兩百塊。

餐廳老板沒有給出準確的開工時間,繼續等著錢不夠花,另謀出路,自己來自農村,沒有高學歷,跳槽干啥呢?

花唄、信用卡都快用完了,回家靠父母,曉蘭不愿意。

“現在好多餐館門店都不開,人家也不要服務員,自己的還用不過來呢,想去做清潔工,都沒有地方招人。”曉蘭說。

曉蘭在采訪的最后說,她最多再挺一周,不行就算是臨時工她都要去試試了,因為等不起了。

做了10年廚師的吳歌:

“停業生活壓力大,熬不住,準備轉行了”

吳歌在江蘇做廚師10年,還當了5年的主廚,這兩天,他在頭條發布了自己的vlog,求助大家幫自己想想,到底適不適合轉行。

“做廚師做了10年,突然跨行,心里是沒底的,因為疫情,生活壓力最近太大了,前幾天聯系了一個朋友,他是在廠里工作的,我就問他可不可以去,他說正在招人,江蘇省內的還發補助,去了免費隔離5天,隔離期間也算上班,包吃包住,我覺得還可以,想試試。”吳歌說。

因為疫情原因,餐廳一直關著,他也待業在家。經濟壓力大,逼得他想跨行賺點錢。如果跨行,擺在吳歌面前最頭疼的問題就是“技術”,他怕自己不會做,有夜班他不在乎,做廚師很多苦都吃過,苦對于他來說不是難事,他最怕渾身勁兒無處使。

“現在這種情況,有工作就已經很不錯了,所以就準備過去試試,像我一樣的待崗廚師有很多在謀出路,有干臨時工的,有跨行跳槽的,因為要解決當前的生活狀態,過幾天就要過去了,雖然心發慌,但是我必須去了”吳歌說。

雖然有些許無奈,但這是當下,他的唯一選擇,吳歌在vlog的最后說,疫情過去餐飲業一定會迎來報復性增長,到那個時候,他會回來,做回老本行,因為這才是他的本職。

來自湖北的廚師梅立林:

“被趕出宿舍,無家可歸,請別帶有色眼鏡看我”

梅立林的家鄉是湖北黃岡,上海大城市機會多,他來上海做了廚師,到現在才一年多,還處在后廚打雜的階段。讓他沒想到的是疫情之后,他在上海成了“無家可歸”的人,前幾天還向警察發出求助。

3月以來,他隔三差五就會被老板找來的人騷擾,理由只有一個:把他趕出宿舍。而趕出宿舍的原因是,酒店在2月28日發來結業通知,而且還要收回員工宿舍,要求所有人要立馬搬走。

無論是在上海找工作,或者另找出租屋,都是不可能做到的,只因為他是“湖北籍”。

他請同事和熟人介紹工作,結果卻被告知,需要考慮是來自疫情嚴重地區。他想去一些小店找工作,結果不是關門還沒復業,就是只招聘經驗豐富的大師傅,或者要等疫情結束才開工,而被拒之門外。

梅立林還考慮過轉行,“現在最快能上崗、無需經驗、且還在招人的工作只有外賣騎手了。”但是,應聘外賣騎手的人有很多,而且他對上海地區也不熟悉,因為平時基本就是廚房和宿舍兩點一線。

“外賣看起來容易,但起碼得熟悉大半個上海,我不成的 ”梅立林說。

住宿方面更難,租房一般要壓一付三,要一萬多塊錢,工作沒了哪有錢,合租又因為自己湖北籍的原因連門都不讓進。

大半個月下來,只剩下他一個還“賴”在宿舍里。事實上,從宣布結業的第二天起,老板就已經斷水斷電,整個宿舍一片狼藉,只有他躺的一小片空間還算整潔些。

可就是這么一個窄小的房間,成了他在上海唯一一個能遮風擋雨的地方。幸運的是,報警以后,警方在了解了他的情況后做了筆錄,讓他在宿舍先住著。

拿著五百塊錢遣散費和不多的積蓄,他已經到了瀕臨崩潰的邊緣。

(此案例摘自紅廚網,在此鳴謝)

做了5年店長的春麗(化名):

“一天工作14個小時,只想著餐廳早日步入正軌”

大年三十前,店里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年夜飯退訂潮,餐廳關閉堂食,作為錦州小餐館的店長,春麗卻沒有閑下來,為了減少店里損失,她和手下一個廚師一個服務員,開始門口擺攤賣菜,早上賣菜、晚上收拾盤點核算,到家基本都十點多了,包括大年初一她都沒在家里吃過一頓熱乎飯。

“現在都在聊復工,復啥工呀,俺們壓根就沒停工。年二十九疫情嚴重了,年夜飯開始退訂,那么多備菜咋整,朋友圈發、門口擺,還是壞了一堆,損失太大了,處理完就開始做外賣,外賣就要擔心員工防疫安全,天天提心吊膽,也怕出事了,萬一徹底關店,那損失就更大了。”春麗說。

每天早上8點多,她就戴上口罩、護目鏡來到店里。店門被相關部門拉上了一道警戒線,貼上了“疫情期間無堂食”告示,門口擺著一張桌子,為數不多的外賣盒放在那里,等著外賣小哥的到來。

安排好每個人的工作后,一邊守著外賣的叫號機,一邊安排消毒。每天提起十二萬分精神,生怕做錯一步。

“每份外賣里還有兩張小卡片,一張寫點祝福、鼓勵的話,另一張寫著接觸這份外賣的每個人,包括姓名、崗位以及當日體溫等信息。光是這個流程,我就要一條一條看著打出來的備忘錄紙質單子做,落下一個都是事故”春麗說。

唯一讓她欣慰的是,外賣單量還可以,老顧客比較多,累點收入多點她還能安心些,堂食現在開了也是沒多少人,每天下班后,晚上睡覺前的時間,她都在組織文案發朋友圈,還發動身邊人一起發,內容大多是餐廳的防疫情況和餐廳開業以后的菜品展示,想讓多點人來吃飯,讓餐廳快點步入正軌。

對于春麗來說,要做的事太多了,要照顧的人太多了,顧客的反饋、員工的情況、店里下一步的計劃,她真的沒空發愁。

在餐廳干了17年的廚師長王東海:

“業績固然重要,但人更重要,團隊在,店就在”

王東海的家鄉在哈爾濱,但現如今已經算得上是“半個北京人”,因為從廚師到廚師長,他把17年的青春時光都給了北京這個城市,也給了北京麗都飯店一軒。

“從廚師做起,到高管,再到現在一家店的廚師長,一晃17年過去了,公司現在也開了6家店,1家還開到美國,做的還算不錯 ”王東海說。

今年大年初二公司下發通知,說疫情嚴重,餐廳部分員工都回家了,在崗的只做外賣,外賣不敢停,停了就更沒營收了,王東海和店長輪流開店值班,每年過年不回家過,是為了忙春節黃金期,今年遇上疫情沒人來吃飯,他也回不去家,因為店和員工都需要他。

“疫情比較鬧心的是,餐廳業績不好,單量少,發愁啊,畢竟在這邊都快干20年了,當成自己家了,員工和我大眼瞪小眼沒生意真的是上火。”

“而且為了防范疫情,進出都很麻煩,無論是出家門,還是來餐館都不容易,來上班的員工大家心里都比較慌,畢竟疫情沒有完全結束 ”王東海說。

王東海說,以前他對員工的管理很嚴格,不讓帶手機,一直處于工作的緊繃狀態,疫情下,他適當放松了對團隊的管理。

“沒有生意大家著急,疫情之下大家心發慌,總是繃著一根弦,會出問題,所以上班以后,我讓員工在沒有生意的時候適當坐一會,看看手機,至少緩解一下疫情當下員工心里上的不舒服。”

對于王東海來說,“業績固然重要,但人更重要,團隊在,店就在”,也許今年他回老家探親的時間又要往后延了,因為疫情之下他要撫慰員工,盯著店面安全,疫情之后他還要提升單量,挽回店里損失,對于他來說,沒有一刻是可以放松的。

酒店高管chef black:

“公司一天損失幾十萬,能分擔一點是一點,和老板共進退”

從成都到迪拜,再到如今扎根北京,chef black 做廚師已經15年了。現在他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做行政主廚,對于他來說,疫情前每天忙到躺床上就睡,他所在的酒店自助餐廳是家網紅,1月份上座率每晚就是100多人,大年三十當天就預訂出100多桌。

但年二十八,疫情來襲,酒店不僅備貨損失慘重,4個餐廳,只剩下一個能開著,還只是給酒店內的人員提供送餐。

作為管理層,過完年后,他就堅持在崗位上留守,依舊是每天早上7點50到廚房,下班已是晚上8:40,防疫安全,員工安全都要保障。

“一個酒店好幾百號員工,公司的壓力很大,以前一天流水幾十萬,現在一天一兩萬,能源都不夠,理解了公司的壓力,疫情嚴重那些日子,即使串休,我們好多把以前和2020沒休的年假都休了,減輕公司經濟壓力,以前也沒時間休息,疫情就當給自己放松吧。”chef black說。

作為管理者,他手里有90多號員工,不能在這個時候讓他們放養,他基本不定期就要打一遍電話。還組織線上培訓員工,比如通過手機電腦發送酒店管理、安全防疫的課程,讓他們學習,酒店用英語較多,正好趁這個時候讓他們學學英語,也算是在這個期間給自己充電了。

對于chef black來說,疫情之下,自己要承擔起的重任,也要分擔公司的壓力,公司好了,自己才能更好。

職業餐飲網總結:

成年人的世界,從來沒有容易二字,連崩潰都顯得悄無聲息且劇烈。

對于很多餐飲人來說,廚房40 、50度的高溫不可怕,10多個小時的站立式服務不可怕,顧客的不理解也不可怕,可怕的是沒事做,可怕的是漫長的等待。

好在隨著疫情的好轉,餐飲的“重啟鍵”正在被按下,忙碌又平凡的生活又將重新開始,一切正在慢慢好起來。

(來源:職業餐飲網 旖旎)

發表評論

登錄 | 注冊

你可能會喜歡:

回到頂部

fxcm环球金汇理财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