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登陸

沒有賬號?立即注冊

神舟電腦董事長吳海軍喊話劉強東

來源: Tech星球 王琳 2020-02-23 10:47

2月20日,神舟電腦在官方微博上宣布,由于京東拖欠貨款3.383億元,已于2月18日在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。神舟電腦董事長吳海軍在微博上也向京東和劉強東喊話,稱“欠賬還錢,天經地義。我們正式起訴京東!”

不過,京東馬上在微博上回應,稱是神舟違反了雙方簽署的產品購銷協議條款,導致未結算貨款被暫緩支付。京東還表示,與神舟一直就爭議問題進行溝通。希望合理合法地解決分歧。

受此事件以及其他因素影響,從2月20日開始,截至發稿前,京東股價從42.99美元下跌至40.42美元,市值蒸發40.4億美元。

2月22日,此次貨款糾紛的主體公司——深圳市神舟創新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史俞馨,接受了Tech星球的獨家專訪,史俞馨在專訪中詳細介紹了此次糾紛的來龍去脈,以及與京東方面就貨款糾紛溝通的過程和諸多細節。

對于雙方的糾紛,史俞馨表示,我們吳總跟跟劉總都是江蘇人,蘇北老鄉,他倆都是從農村出來的,二人創業初期的經歷也差不多。她轉述吳海軍的話回應:我們兩兄弟有必要為了這點兒小錢撕破臉么?

22日下午,京東電腦數碼方面對Tech星球表示,“對于雙方的爭議,我們相信法律會作出公正的裁決。”

以下為深圳神舟總經理史俞馨采訪實錄:

Tech星球:目前,很多商家都面臨著生產停工的難題,特別是中小企業,現金流關乎企業的生死存亡,此次拖欠貨款事件是否會進一步導致情況的惡化?

史俞馨:我們目前已經復工了,深圳公司是2月10日,江蘇昆山公司是2月12日,都獲得了政府的批準,年后的生產經營一切正常。在現金流上,公司資產負債率不高,在銀行的信用額度也很充足,所以,在資金這方面我們沒有什么擔憂。

Tech星球:你們在2月13日就曾發微博,表示多次向政府調研組反映:疫情當前,與其讓銀行給中小企業貸款,不如加大對個別不良大企業的執法力度,讓大企業不惡意拖款,比銀行放貸更重要更有效。

史俞馨:我們向政府反應這個事情,并不僅僅是從神舟一家公司的角度去看,而是觸類旁通,疫情一來,我們看到很多中小企業在抱怨現金流不充裕,而剛剛過去的1個月,很多中小企業沒有開業,這意味著沒有收入,但是硬性的支出卻沒有減少,包括房租、人員工資等。

國家和政府已經在社保和公積金等方面給了中小企業很多支持,但現在讓銀行給中小企業放貸,按照銀行的內控和管理流程,整個下來也要幾個月。

而這些處于優勢地位的平臺,或者說是處于壟斷地位的大企業,他們只要把拖欠中小企業的錢給他們,小企業就可以轉起來了,這就相當于救活了中小企業。

實際上,國資委對這方面也非常重視,國資委專門開會,要求所有的國有投資公司對旗下的三角債立即予以償還。去年12月,工信部立法解決拖欠中小企業貸款問題,規定貨物款賬期不超過30天,最長不超過60天。

Tech星球:神舟跟京東合作了多久?中間賬期一直是45天么?

史俞馨:我們跟京東的合作已經10年。

當初神舟是最早從線下轉線上的,在京東早期,戴爾和惠普都不愿意給京東供貨的時候,神舟以官方身份第一個站出來和京東合作。后來,2012年神舟轉做游戲筆記本,起初,京東的游戲本頻道都是神舟建議京東上線的,剛開出來的時候,神舟的游戲本在京東游戲本頻道的銷售額占比達到60~70%,去年也有30%左右。可以說,最初是神舟撐起了京東的游戲筆記本頻道。

最初,京東跟我們的合作是沒有賬期的,后來賬期逐漸變長,現在到了45天。但事實上,我們從發貨到收到貨款,在京東不拖延的情況下,我們60天或者70天拿到貨款就很幸運了,有時候拖到70-80天都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原因在于,發貨時間要從京東錄入電腦才開始計時,而我們需要在此之前提前發貨,中間的時間差京東不算在里面,等到約定的45天到了之后,我們這邊可以申請結算,京東內部開始走流程:京東的運營采銷人員開始對賬,對賬完畢開發票,開完發票去財務排隊,排完隊最終等到財務副總裁簽字,才可以打款。

去年開始,京東對很多商家的預付款賬期從45天延長到了60多天,供貨商的賬期被拉長,資金的周轉壓力就變大。過去一兩年,我們反復跟京東溝通,希望京東可以把付款方式變成現付,或者縮短到一周兩周也行,或者給現金折扣也可以,但是被京東拒絕了。

另一方面,京東對我們商家一直要求,所有貨一旦上架后,必須在20天左右賣掉,賣不掉就算滯銷,所以一般20天,甚至2個星期就會賣掉。

這次我們跟京東的貨款爭議,實際上去年10月我們就發貨了,這批貨在去年“雙十一”的時候已經全部賣掉了,按照現在的物流速度,即便是貨到付款,差不多三四天,京東平臺也可以收到錢,也就是說11月15日之前,這些貨款基本上都是“落袋為安”了。

我們氣憤的是,現在已經過去了120天左右了,依然沒有收到錢,而我們是在2月10日才發的催款函。

Tech星球:賬期被延長的同時,京東通過子公司“京寶貝”放款給企業,這背后的邏輯是什么呢?

史俞馨:上架就需要趕快賣掉,賬期卻被延長,企業的現金流無法周轉,這時候,京東就可以通過“京寶貝”給企業放款。

“京寶貝”是通過上海邦匯商業保理有限公司操作的,其和京東的關系如下圖所示:

Tech星球:糾紛發生后,到目前這段時間,神舟方面和京東做過哪些溝通?

史俞馨:去年“雙十一”,天貓出錢發放優惠券給消費者,我們也參加了這個活動。

11月4日,天貓優惠券在網上露出后,京東立即找到我們,要求我們不要參加天貓的活動,我們當時拒絕了京東的要求。京東提出,如果我們參加天貓的活動,那么天貓讓利給消費者的優惠券,在京東平臺也要執行,并且這部分費用由神舟獨自承擔。

如果京東自己讓利給消費者,我們同意,但是現在卻變成了本該是京東給的優惠要由廠商承擔。因此,我們斷然拒絕了。

11月7日,京東便對比著天貓,把所有的產品按照用券后的價格強行降價,這樣一來,一天就賣了近2萬臺。

11月11日,我們在京東上面賣了近3萬臺,一直以來,京東上面銷量最好的電腦依次是聯想、惠普、戴爾、神舟,這一次我們超越了惠普和戴爾。

11月下旬,京東反過來索要2500多萬的返利,被我們斷然拒絕了。

11月29日下午,京東自營把我們所有的產品全線下架了。

12月2日,我們去跟京東溝通,對方給出的回復是,因為財務要求一定要神舟支付返利,所以才下架了所有產品。

經過溝通后,京東再次將我們的產品上架,但是我們的搜索權重降低了,“雙十二”的活動京東也沒有讓我們參加,后來經常把神舟的貨設置成沒有庫存了。

圖說:2月22日,在京東平臺檢索,以神舟(HASEE)戰神Z6-CT5NA系列為例,該系列共有50種不同配置的電腦可以選擇,只有7種有貨。

12月底1月初,結算的日期已經到了,但京東遲遲不結算,所有活動不讓我們參加,搜索降權,從12月到1月也一直沒有訂過貨。

1月中旬,吳董親自出面跟京東負責3C業務的總經理溝通,他答應我們去跟下面負責筆記本電腦的人溝通,而在此之前,京東3C負責人、電腦業務負責人等人來深圳跟我們溝通,當天,神舟吳海軍董事長親自拿了好幾瓶2008年的茅臺招待他們。

2月3日,因為疫情的原因,游戲筆記本大賣,京東還跟我們訂了900多臺的貨。

本來以為事情有了轉機,結果,2月10日,京東繼續向神舟創新公司索要1559萬返利。

當天,我們向京東發起了催款函。2月11日,京東曾組織一個微信會議,整個會議僅僅5分鐘,非常簡短。主要的內容就是京東方面堅持要求我們支付1559萬元的返利。

2月14日,京東通過郵件給了我們回函,隨后我們在2月18日收到了京東加蓋公章的公函,我們覺得已經無路可走了,就只能起訴了。

神舟和京東公函來往

Tech星球:神舟的銷售渠道都有哪些?京東的占比如何?

史俞馨:整個神舟集團在天貓、蘇寧、京東等平臺都有自己的渠道,也包括一些線下店面,全國各地也有自己的經銷商渠道,每個省至少有1-2家,個別省有兩三家,京東這個渠道大概占我們銷量的30%-40%,去年神舟在京東的銷售額做近25個億元。

Tech星球:截至目前,除了那份聲明,京東方面包括劉強東本人,有沒有與吳海軍董事長協商解決問題?資料顯示,吳董事長和劉強東是老鄉,劉強東目前有沒有和吳董事長溝通?吳董有什么想對他說的嗎?

史俞馨:我們吳總跟跟劉總都是江蘇人,蘇北老鄉,他倆都是從農村出來的,吳總跟劉總創業初期的經歷也差不多。據我了解,吳總現在就想跟劉總說一句:我們兩兄弟有必要為了這點兒小錢撕破臉么?

目前,劉總本人并沒有跟吳總聯系過。

我們還是那個觀點:欠帳還錢,天經地義!

(來源:Tech星球 王琳)

發表評論

登錄 | 注冊

你可能會喜歡:

回到頂部

fxcm环球金汇理财平台